全国免费咨询热线:0737-755-1796

新闻资讯
专访夏国勋——黑茶乡的红茶复兴路
来源:奇妙莫名的访谈录 | 作者:tianchacun | 发布时间: 2019-04-11 | 165 次浏览 | 分享到:
安化红茶在历史上曾经很受人追捧,远销境外市场,是湖南红茶的代表。出生于烟溪镇天茶村的夏国勋家里世世代代种茶,于2012年创建了湖南烟溪天茶茶业有限公司,下定决心要把安化红茶打出去,复兴这个传统产业。


2018年9月10日,在刚刚落幕的第十届湖南省茶业博览会上,夏国勋带领的安化天茶红红茶,一举拿下了“茶祖神农杯”名优茶评比金奖。距离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安化红茶荣获金质奖章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,安化红茶沉寂之后如今又再一次次发挥其着独有的茗香茶韵。


红茶复兴路
安化红茶在历史上曾经很受追捧,远销境外市场,是湖南红茶的代表。安化的红茶又以出自安化市红茶区的烟溪镇为代表。出生于烟溪镇天茶村的夏国勋是在茶园里长大的,家里世世代代种茶,他从小就学习种植、采摘和制作茶叶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“会劳动了就会做茶了”。

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,安化红茶的市场不景气,世代种茶为生的天茶村村民难以靠茶叶养家糊口。当时二十岁不到的夏国勋和其他人一样给镇上一个黑板厂打工,一起外出到各个省市销售黑板。虽然从事其他职业,但是夏国勋对茶叶的关注却一直未减,他说:“只要有茶叶的地方,内心还是比较向往。”借着去外省工作的机会,他去了武夷山还有云南一些著名的茶叶生产地学习取经。在外面闯荡的那几年,既让他对自己家乡的茶叶质量充满了信心,也让他充分认识到了家乡茶叶在发展上与其他地方的差距。

要想富先修路
2002年,29岁的夏国勋参加了村干部竞选,当时天茶村的村民们信任他“到过外面那么多地方,有见识”,选举了夏国勋作为村支书。天茶村是山区,地方偏僻,交通不便。村民除了茶叶没有其他经济来源,每年茶叶收成之后,都是靠肩挑手提将茶叶运下山卖掉。


夏国勋上任后,第一件事就是准备修路。天茶村面积大人口稀,村民居住很分散,修公路的工程量很大很难。从2002年到2008年,这条公路一共修了六年才完工,夏国勋也一直连任了三届村支书。这六年里,夏国勋带领村干部小组里另外两位成员挨家挨户上门做过工作、协调过纠纷,修路的设备需要押金,考虑到村民的经济状况,夏国勋就把自己家的房子抵押了出去,还出了大部分修路所需的资金。为了支持夏国勋的工作,也为了要供还在念小学的儿子读书,夏国勋的妻子夏辉文就只身外出打工,把儿子送到了学校寄宿。对于家人的理解和支持,夏国勋都看在眼里,“家里人一直都挺支持我的,有时候我妻子也会说我太辛苦了,不要这样子做了,但我觉得这是一种责任,再说人要是身体都健康也用不了多少钱。”

公路花了六年才畅通无阻,当年对修路没信心的村民看了都对三十来岁的夏国勋佩服不已,“当村干部的时候自己年轻,还是想着要做点事才好。”如今已经45岁的夏国勋说起当年修路,“成就感”三个字是他最大的收获,“前前后后六年才修成一条畅通的路,困难简直不可想象,要是现在要我去修一条这样的公路,我还真下不了决心。”他感慨道。

深山人皆知

安化县盛产茶叶,在茶叶生产上分为红茶区和黑茶区。虽然以安化红茶为代表的“湖红”在历史上曾风光无限,百年前与安徽的“祁红”、福建的“建红”鼎足而立。但新中国成立后,“湖红”逐渐式微,终被云南的“滇红”所取代。而后安化一直所着力宣传的也是黑茶,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,安化黑茶一炮打响,成为了“中国十大名茶之一”。


夏国勋看到了安化茶叶的商机,但是他没有选择跟随市场放手做黑茶,而是决心要带着天茶村村民一起复兴安化红茶。“我们这里是红茶区,家家户户都是做红茶,做红茶是立足于我们自己的根本,我自己对红茶也更加了解些。”

早年外出取经的经历和安化黑茶的成功,让夏国勋认识到品牌的力量。天茶村的公路修好之后,夏国勋开始动员村民办茶厂,“天茶村原材料丰富,又有这么得天独厚的条件,这本身一定是个好事情!”,村民们虽然也动心,但是一直以来茶叶的不景气,让大家迟迟下不了决心。给村民做了两年工作之后,2010年,夏国勋见劝不动人,于是自己注册了公司,决心要做一个天茶村红茶品牌。公司注册后,夏国勋就辞去了连任三届的村支书的职务,“我还是觉得要把这个产业做好,要是村里面要搞,公司也要搞,精力肯定是有限的,到时候什么都搞不好。”


夏国勋一直觉得安化红茶之所以没落,原因在于地处偏僻、交通不便所导致的宣传不够。所以他觉得天茶村要做品牌走出大山,就必须重视传播与宣传。带着对家乡红茶品质的信心,夏国勋去各地参加茶业博览会,将茶叶送去参评。2012年,在益阳市第二届黑茶文化节上,他带来的安化红茶在一众黑茶展位上格外显眼,吸引了不少关注,还有记者进行了报道。安化红茶沉寂多年之后终于又回归到大众视野,天茶村知名度的提高,天茶村的茶叶也开始走俏,夏国勋也感到非常满足:“这个收益是我们天茶村所有村民的,而且这种收益是无穷无尽的。”


行动走在口号前

安化县属于国家级贫困县,天茶村更是因为地处山区,交通不便,是名副其实的贫困村。2012年夏国勋注册公司后,那时候“精准扶贫”、“产业扶贫”的口号还没有喊,夏国勋利用茶叶带领天茶村脱贫的行动已经走在了前面。


天茶村如今已有茶园面积5000亩,在夏国勋的影响下全村发展有规模茶企五家,产值近3000万元。夏国勋的公司也因此被多次评为扶贫先进,天茶村也成为了产业脱贫的样板。

公司如今还处于发展期的起步阶段,天茶村村民们日子越过越好,夏国勋的公司又承担了带领烟溪镇其他5个村1000多个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任务,每年都免费给当地茶农发放茶苗,开设培训课,对茶农进行技术指导。如此大的扶贫任务对于一个刚起步不久的企业来说,是件需要耗费很多人力物力的事情。夏国勋也坦承“压力肯定是有的”,因为受红茶以往效益不佳的心理影响,很多茶农对于种茶都信心不足,在帮扶过程中还要给村民做思想工作,“要给他们树立信心,告诉他们茶叶有我来收购,要表态不会让他们失望。一个产业扶贫真的要用心地投入才会有效果。”


天茶村村民李石鼎曾经为了赚钱,到深圳打工多年,如今见家乡茶叶产业发展好了起来,2017年就从深圳回到了村里,自己开了一个小型茶叶加工厂。外出流失的劳动力被家乡产业吸引回流,这无疑是一个好兆头。虽然扶贫有压力,但是夏国勋坚持认为“一个企业公益事业是一定需要做的,没有这方面的意识,肯定是不行的”、“这是一种责任,也会有一种成就感,企业如果没有社会责任感,肯定也是做不大的”。


茶叶就像是有“灵气”
茶叶的生长、采摘、制作都是一个重复的周期,但夏国勋却不曾感到厌倦,茶叶也一直是他未来规划中的关键字。“我就是觉得做茶会是下次比这次做得还要好,下下一次会做得还要好,每天都在想这个茶要怎么搞,怎么变得更好。”电子商务如今发展得如火如荼,夏国勋也开始思索要转变产业模式,“将来就是两大块,电子商务加体验馆。”茶叶不同于其他产品的一点就是顾客都喜欢找源头,茶叶生产的源头是很好的旅游资源,夏国勋也跟上发展“茶旅一体化”的步伐,开始规划建设提供体验式服务的茶园,新茶园的选址在海拔600到700米的艾家寨山上,他又用了四年时间把公路修到了艾家寨山顶,把原本被枯枝野树覆盖的山顶开发修整成茶园,该工程季节性用工8000个,创造就业岗位400多个,带动移民200多人,为当地的村民增收带来了很好的效果。


夏国勋到如今四十五岁的生涯里,几乎一直都是在和茶叶打交道。用他的同事刘琴的话来说,他对茶叶的热爱是“真正发自内心的”。虽然产业有了一定规模,但夏国勋还是喜欢亲自参与到做茶中去,对于茶叶也总是轻拿轻放,他觉得茶叶好像就是“有灵气”,“人本来比较疲劳的,一到了我自家的茶园就会比较兴奋。反正也说不出来,只要一到了自家的茶园就特别开心。”

对茶叶的质量,他有着自己的坚持标准,“不打农药、不施化肥、下雨天不采茶、露水重了也不能采”,他和天茶村大部分村民都坚守着世代做茶的传统习惯,偶尔也会有茶农没有按标准来,夏国勋的原则是坚决不收购这样的茶叶,为此也跟人闹过不愉快,他觉得“茶叶的质量一定要是那个质量,不按标准来就会影响一个人和企业的名誉。”也正是因为夏国勋这样的性格,在上海工作了多年的刘琴回到家乡后,毅然决定加入他的团队,她和其他茶厂里的人都记得夏国勋挂在嘴边的一句话:“茶叶就是你怎么对待它, 它就会这么对待你。”